专访奔驰维权女车主:我被大家硬生生顶了上去

2019-05-05 13:50 来源:m5彩票

5月3日,奔驰女车主王倩(化名)接受了红星新闻的专访。她详述了买车、维权及被维权经过,并回应诸多争议。

提及被维权事件对父母的影响,王倩数度抽泣。舆情发酵时,她甚至曾试图跳楼自尽,但被前来陪护的母亲拽住。

专访奔驰维权女车主:我被大家硬生生顶了上去

↑坐奔驰引擎盖维权当事人王倩

4月16日,王倩已与奔驰达成和解,但至今尚未取回新车。

2019年3月,上海竞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因拖欠物业费被告上法庭,多名商户、供应商自称被骗。红星新闻多方证实,王倩系该公司监事。(此前报道:奔驰维权女车主被催债,上海多商户称其公司至少拖欠575万)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被追债风波只是经济纠纷,当地警方也表示是经济纠纷,让商户走司法程序。王倩说在2018年10月16日,自己还被商户堵整晚,直至翌日清晨6点方才脱身。“公司归公司,个人归个人,我该担当的,那天晚上已经全部结束了。就商户而言,我坚持走司法程序,不与他们对话。该谁赔谁赔,该谁坐牢谁坐牢。”

专访奔驰维权女车主:我被大家硬生生顶了上去

↑坐奔驰引擎盖维权当事人王倩

以下为王倩自述:

奔驰未销售翻新车

4月9日,在西安利之星奔驰4S店内,爬上引擎盖哭诉维权前,我先和他们理论,但那么多人就是不理我,很委屈。

突然之间,我像神经病一样,一激动就爬上了引擎盖,一通哭诉。激动完后,我回家躺了两天,感觉很累,之后再没去过那家4S店。

当天很多人从不同角度在拍视频,其中一段火了,其他人也纷纷上传。据我所知,最开始视频是被发进车友群的。中间具体如何发酵,我完全不知情。

专访奔驰维权女车主:我被大家硬生生顶了上去

↑坐奔驰引擎盖维权当事人王倩

4月11日上午9点,我才看到自己维权的视频,很害怕,也有点紧张。很多人来问我,是不是你,我都否认了,这是一种出于本能的自我保护吧。有朋友告诉我,明星都要买热搜,只要你不是炒作就不用管,热度马上就没了。但等到当天下午三四点钟,我发现一发不可收拾了,全国各地的朋友陆续把视频发给我,问是不是你,我仍然否认。

现在想来,那天维权有一点比较好,我没有谩骂,没有做违法的事情,我只是客观地说了自己的遭遇。

我承认一点,人无完人,我的性格很强势,一是一二是二,眼里揉不得沙子。

那天情绪爆发的点有很多。其中有自身压力大的因素,毕竟,创业压力很大。但我是有底线的,没触及底线前,你的一切行为我都会容忍,我甚至会换位思考。但利之星奔驰4S店触碰了我的底线,我自觉未被公平对待。

专访奔驰维权女车主:我被大家硬生生顶了上去

↑坐奔驰引擎盖维权当事人王倩

不过,现在反思之前的行为,我从始至终都觉得自己没有做对。我再说一次,包括今天我也可以很肯定地说,(坐上引擎盖维权)那个行为是错误的。事后,有很多人效仿我,层出不穷。有人坐坏引擎盖、有人坐坏售楼中心沙盘,匪夷所思。

有网友让我向奔驰提出退一赔三的诉求,我也一度认为,4S店故意销售翻新车辆,曾提出8点诉求,其中有“调查该车车辆历史”一项。但后来,政府和奔驰那边给我提供了相应证据,我知道不是。所以我也没有必要去讹别人。

到了4月12号,有谣言说4S店与我妥善沟通、达成共识,我被逼无奈,站了出来。

奔驰车是父母送的生日礼物

我的父母创业多年,从事家电生意,积蓄尚可,上世纪90年代就在镇上建起了高楼。

13岁时,父母将我送至外地求学直至高中毕业。我不怕事、好胜心又强,喜欢往前冲,朋友们都叫我女汉子。去上海上大学,也是想去大都市里闯闯。

2013年,我本科毕业。经校招进入某大型国企,负责采购,之后又去了外企做销售,再后来到了某高校海外教育学院做老师。我发现,我的人生变了,周围有很多创业的年轻人。我也开始一边工作一边创业。

专访奔驰维权女车主:我被大家硬生生顶了上去

↑坐奔驰引擎盖维权当事人王倩
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
分享到:0